富士康窃案

   富士康郑州园区规划占地面积10平方公里,也许,富士康的“大”,反而给了年轻打工者以渺小感和无力感。

富士康窃案

   此案在富士康集团公开审理

  24岁的“老工人”

  如果你有一个三岁的孩子,活泼可爱,你认为世上最幸福的事是什么?当然是陪着他一起成长!每天看着他那粉红的小脸,听着他奶声奶气地学说话,看他做出各种笨拙滑稽的动作和表情,他的每一点进步都会让你欣喜不已。甚至是他生病了,你陪他一起上医院也是一种幸福!然而,这样的幸福对郭胜涛来说却已是奢望。这个24岁的青年,将要在铁窗里度过6年多的生活。当他重获自由时,他的儿子大概已上小学三年级。看着儿子那么熟悉(他一定在梦里找他千百度)却又有一点陌生的眼神,郭胜涛一定会悲从中来、欲哭无泪吧?

  郭胜涛,1989年11月出生(发案时24岁),河南汝州人,父母亲和妻子都在农村务农,但他初中没毕业就到深圳富士康打工了。2011年4月,郭胜涛转到鸿富锦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郑州航空港区富士康科技,以下简称富士康)工作。所以,郭胜涛虽然才24岁,却已是富士康的“老工人”了。也正因为是“老工人”,所以才对富士康的生产流程比较熟悉,才有“条件”作案。

  郭胜涛是富士康厂区不良品物料仓的副班长,但平常手下的人都称他为班长,同案的杨文庆就是他的手下之一。富士康的物料仓分为良品仓和不良品仓。不良品仓的工作是收集从生产线上退下来的有问题的手机配件,按照手机显示屏、主板、后壳等等分类,再把分类好的配件转到报废仓,将这些有问题的手机配件报废。杨文庆是负责退大件的,就是CG(即iPh°″“5手机显示屏)和后壳。

  “老工人”郭胜涛发现,料仓的管理一直都比较混乱,每天的转进转出数目都很大,经常有对不上账的情况。于是,2013年春节前的时候,郭胜涛找到杨文庆,商量一起把料仓的CG弄出去一些卖钱。杨文庆同意了。2013年4月3日、4月9日、4月13日,上班时间,杨文庆分三次,每次300块,共将900块CG带出车间。

  这900块CG都是良品,本来是要从生产线上的KT仓退到良品仓,再返回公司大仓库的。杨文庆找到KT仓负责退料的侯某,跟他说这一批CG退料的时候不要在单子上打上是不良品还是良品。根据惯例,这些良品如果打上单子,良品仓的人就会收走。如果单子上不显示,良品仓的人就不管,不良品仓的人就可以收走。杨文庆和侯某的关系很好,于是侯某就同意了,将这批良品CG转到不良品仓,也就等于是转到了郭胜涛的“能力范围之内”。杨文庆分三次把这900块CG抱了出来,郭胜涛在厂区门口接应。

  郭胜涛接到这些CG,骑着电动车,按照小广告上的电话,通知收屏的人。900块CG,郭胜涛卖了3万元,和杨文庆均分,一人一万五。而CG的实际价格,是每块38美元,按当时汇率,900块CG价值21万多元。

  艰难的梦想,迷失的青春

  12月2日,记者来到郑州富士康总部采访。富士康可真大!记者来到这里,感觉像是来到一个大型社区。资料显示,富士康郑州园区于2010年8月投产,规划占地面积10平方公里,目前建成厂房面积148万多平方米、相当于160个标准足球场。另有250万平方米蓝领公寓,以及仓储区、查验区、堆场及配套设施。目前,富士康郑州园区员工人数已逾30万人,已经成为富士康的第二大园区,仅低于深圳园区。

  在河南,有人笑称,河南的新特产是“山药、红枣和苹果”。这个“苹果”就是指富士康集团生产的苹果产品。如今,郑州已经成为苹果iPh°″“5手机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富士康郑州园区在中原经济区的腾飞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有关资料显示,2013年前三季度,富士康在河南的下辖企业进出口达209.4亿美元,占全省进出口总额的54.1%,对全省外贸增长的贡献率达85%。

  然而,如此漂亮的数据,对在富士康打工的普通打工者而言,有什么意义呢?也许,富士康的“大”,反而给了打工者以渺小感和无力感。记者注意到,鸿富锦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是1亿美元,而一位普通工人的月薪在2000元左右。据一位富士康中层管理人员介绍,在富士康工作,加班是常态,也是增加收入的最普遍方式。富士康是年轻人的世界,在这里打工的以90后居多。而年轻人是有梦想的。从月薪2000元到有朝一日也能够拥有如此巨大的工厂,其间的距离实在过于遥远,靠加班如何能实现梦想!于是,某些人的青春就此迷失。

  本案中的杨文庆,1987年出生,河南省新安县人,大专文化程度。作为一个农家子弟,能够读完大专,杨文庆一定是全家人的骄傲,也是他们的希望所在。然而,记者看了他在富士康的薪资证明,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实现梦想之路也注定是艰难的。他在2012年的前7个月,每月的工资都是1500元左右,最低的1400多元。后来涨到2000多元。2013年1月的工资最高,5259元,真不知是他加了多少个班挣来的!也许,如果挣钱过于艰难,对金钱的诱惑的抵御能力就会下降到可怜的水平。所以,当2013年春节之前,郭胜涛找到杨文庆,说把CG弄出去卖,至少可以抵两个月的工资时,杨文庆就答应了。

  不干净的钱很快就花光了。2013年4月23日晚,在盘点料仓的时候,郭胜涛偷偷告诉杨文庆:被发现问题了,赶紧走!于是杨文庆就离开了富士康,到外面继续打工。当年12月,他来到江苏昆山的一家公司上班。12月27日,当地派出所的民警到公司找到他,说他是网上逃犯。郭胜涛则是逃回了老家,于2014年1月23日在家中被抓获。

  案发后,杨文庆家东拼西凑了2万元退赃。2014年7月19日,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院一审以职务侵占罪,判处郭胜涛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判处杨文庆有期徒刑五年零二个月。郭胜涛和杨文庆都没有提出上诉。

  庭审当天,富士康郑州厂区的总经理专程从台湾飞到郑州,对郭胜涛和杨文庆这两位年轻人的下场他表示惋惜。

  小案件,大作为

  这样一起案件,看似很小,涉案金额只有区区21万多元,但是,此类案件在富士康频频发生,占航空港区检察院全年受理案件的百分之三十还多。更重要的是,郑州航空经济综合实验区发展规划上升为国家战略,对港区的发展环境,尤其是政治社会和法治环境提出了更高要求,而富士康在该区的地位非常重要,如何让此案的办理能够教育更多人,尤其是年轻人,也是检察官的职责所在。于是,航空港区检察院就此案“动作频频”。

  组织公开庭,以案释法。在郑州市检察院的具体指导下,航空港区检察院在富士康集团组织了公开庭,管城区法院巡回法庭在此公开审理此案,当天,郑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宋超也亲临庭审现场,观摩指导整个庭审过程。这样的公开庭审,今年已经举行了多次,不仅给在场旁听的2000余名员工做了一次生动的法制宣传教育,更就集团管理漏洞给集团管理阶层也提了醒,特别受企业和员工的欢迎。

  自今年5月起,航空港区检察院与富士康集团密切联系,已经建立了常态化沟通机制。在办理与富士康有关联的审查逮捕和审查起诉案件时,主动和富士康法务部门沟通,了解被害单位诉求,及时答疑说理,形成了与富士康法务部门定期联络沟通机制,对涉及知识产权、计算机领域的犯罪,航空港区检察院邀请上级相关部门及有关专家召开座谈会为企业答疑解惑。

  在企业内部设立检察工作联络站。根据富士康企业的要求,航空港区检察院在富士康厂区安全处设立检察联络站,每周二、周四派专人到联络站开展工作,及时解决企业遇到的问题,并开展了检察官送法活动,有针对性地进行法制教育,做好犯罪预防工作,保障和服务企业发展。

  发出检察建议,帮助企业建章立制,推动企业法制体系建设。结合办理的富士康集团的多发案件,在分析研究的基础上,航空港区检察院专门给富士康企业发出检察建议,分析案件的发案特征,企业在生产经营中存在的管理漏洞以及对企业建章立制的建议。建议企业强化内部管理,完善监督制约机制;强化法制教育,积极创建法制环境;加强企业文化建设,增强员工主人翁意识。

  “微课程教育”把法制宣传教育纳入企业文化建设。航空港区检察院成立微课程工作室,注册“酷炫青春”公众微信订阅号,通过发布图文信息、视频等多样化方式,打破时间和空间限制,随时随地进行普法宣传教育,让受众在排队、坐车或在家里沙发上都可以通过手机学习一些小案例、小法律知识,较之常态的普法宣传教育,更加随意、轻松,也更易于接受。目前,“酷炫青春”公众账号已通过发放宣传页、悬挂横幅、扫描二维码的方式在富士康厂区内迅速推广,影响力不断扩大。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