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的No.10出现了!

发表于 2019年12月29日

“好心人,过几天我的小孩就要做移植手术了,以后他身上将流淌着你的血液,你是我的大恩人,更是我小孩的大恩人……”11月22日,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血液科病房里,正在接受造血干细胞采集的富士康员工熊世勃收到了一封特殊的感谢信。

作为集团已知第10例、深圳第307例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熊世勃在这一天献出了175ml合格的造血干细胞混悬液。这些“生命种子”将帮助广西南宁一名患有重度地中海贫血症的10岁男孩走向新生。


“阴差阳错的缘分”

熊世勃1990年生于四川宜宾,2010年曾入职观澜富士康,但工作不到半年就因父母“召唤”辞职返乡。今年9月,他在哥哥熊世凯的介绍下“二进宫”,入职龙华园区ACKN事业群EMS2产品一处,成为一名普通的作业员。

回想起自己成为中华骨髓库志愿者的经历,熊世勃坦言,那是一场“阴差阳错的缘分”。2012年,正在成都打工的熊世勃偶然在街头遇上了采血车。他临时起意上车献血,结果却在志愿者的推介下,懵懵懂懂地填写了捐献造血干细胞申请表,并留下了血样。直到下了采血车,熊世勃还在纳闷:为什么别人献血都是一袋两袋地抽血,自己却只抽了一小管。不过,这个疑问很快便被他抛诸脑后。

直到2018年底,一个不期而至的电话勾起了熊世勃对这段记忆的模糊印象。四川省骨髓库工作人员在电话里告知他,一名患者与他的造血干细胞配型成功,问他是否愿意捐献。当时的熊世勃,对于捐献造血干细胞尚无明确概念,家人听说这是“包吃包住的好事”后,也担心是传销分子打来的“拉人头”电话。受诸多原因影响,熊世勃并没有去医院接受初步筛查。

今年5月,在老家打零工的熊世勃又一次收到了来自中华骨髓库的“召唤”,这次他没有再怀疑对方的意图。熊世勃认真了解相关情况,确认信息无误后,毫不犹豫地同意捐献造血干细胞,并在成都接受初步筛查。“一辈子难得遇上这么一件有意义的事。”对于捐献造血干细胞,熊世勃不仅没有顾虑,甚至还多了几分期盼。之后的几个月,他一闲下来就拿起手机翻看来电记录,可骨髓库那边却音讯全无。熊世勃暗自猜测,也许初筛结果不如人意。尽管有些遗憾,但忙于工作的熊世勃也没太在意。没想到,10月中旬,已离开四川老家来到深圳打工的他,又一次接到了熟悉的电话,骨髓库正式通知他准备捐献。因为工作地点变换,捐赠的后续工作也随之转到了深圳。



“这是一件好事情”

因受捐者病情危急,捐献流程被按下了“加速键”。11月初,熊世勃在哥哥熊世凯的支持下,同步完成高分辨配型和体检,各项指标符合捐献要求。11月18日,他一下班就收拾行李住进了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血液科病房。当晚,医生为他注射了第一针动员剂,以刺激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大量生长。接下来的四天,熊世勃每天都要打一针动员剂。感觉“腰有点酸”的他成了大家口中的“冬眠小熊”,白天也不得不躺在病床上度过。幸运的是,陪伴他的不仅有热心的医生和志愿者,还有一位同样等待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同伴——黄敏。黄敏告诉熊世勃,他也曾是富士康的员工,今年9月才离职,和熊世勃入职时间没差几天。两人差一点成为同事,又在爱心病房相遇,这奇妙的际遇成就了他俩的一段“捐友”之缘。

住院期间,熊世勃和黄敏在同一间病房。每天医生过来抽血化验捐献者血液中造血干细胞的含量时,他俩还会就含量指标相互“攀比”一番。因为体检结果显示尿酸偏高,黄敏一直担心这会影响捐献,正式采集前一晚还反复和医生念叨,连睡觉时都辗转反侧。而另一张病床上,“大心脏”的熊世勃倒是一夜好眠。

11月22日是正式采集的大日子,早上七点多,熊世勃和黄敏便起床做准备:换好统一的黄色志愿者短袖T恤衫,打上最后一支动员剂,享用由志愿者准备的爱心早餐。8:30,造血干细胞采集开始。谁也没想到,他们俩这一天的情况和前一天的状态完全相反。黄敏那边一切顺利,熊世勃这里却频出状况:在采血速度正常的情况下,仪器频频亮红灯。医护人员不得不一次次进行调整。直到9时许,医生降低了抽血速度,采集工作才走上正轨。

在一旁陪护的熊世凯听到医生说弟弟的血管壁偏薄、缺乏“肌肉”后,也开始念叨弟弟”:“叫你平时要运动,多爬爬山、跑跑步。这都扛不住怎么行。”住院以来一直十分淡定的熊世勃脸上也有几分不好意思,忙做自我检讨:“这几年我确实懒了点。”不过,看到黄敏已经完成了两轮采血循环,弟弟才开始第一轮循环,预计要花费更长时间来采集,有些心疼弟弟的熊世凯悄悄告诉记者,他已经准备好了第二天的爱心菜谱,计划炖老母鸡汤给弟弟好好补补。采集期间,早就知道消息的熊母也打来微信视频,询问小儿子的身体情况。熊世凯一边帮弟弟举着手机,一边不时向母亲科普:捐献造血干细胞和普通献血差不多,不是她想象的“穿骨取髓”,对健康没有影响。

从熊世凯那里记者得知,虽然熊世勃在决定捐献时就已告知老家的父母,但熊父熊母都对此心怀抵触,只不过,作为家中幺子,世勃一向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所以父母也拿他没办法。与父母相反,熊世凯倒是对弟弟这次的爱心之举很赞赏,“这是一件好事情,可以鼓舞更多人来参与。”


“以后他就是我兄弟”

上午10时许,正当熊世勃躺在病床上接受造血干细胞采集时,集团工会主席陈鹏、FIH事业群工会主席李春香、EMS2产品一处专理代勇及人资课长刘保卫等主管前来医院看望,并为他送上鲜花、果篮和两万元慰问金。陈鹏主席夸赞熊世勃:“年纪轻轻就奉献大爱,值得学习、点赞。”了解到熊世勃现在的工作需要倒班,代勇表示等世勃的假期结束后,给他安排半年的白班,并协调相关部门把他调换到离工作区域最近的公寓住宿。据了解,熊世勃捐献造血干细胞,得到了集团工会、部门主管,以及所在事业群的支持和重视。在集团工会的协调下,熊世勃所在的事业群不仅安排他提前转正,还特批给他11月19日到12月15日近一个月的带薪假,以保证捐献过程的顺利和熊世勃采血后身体的康复。


熊世勃(右)与哥哥熊世凯


深圳市血液中心党委书记卢亮也来探视两位捐献者,并为他俩送上捐献造血干细胞荣誉证书。鉴于富士康从2007年第1位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员工开始,对每位捐献成功的员工都给予大力支持、精神鼓励和物质慰问,卢亮还代表市血液中心为富士康送上两面感谢状,分别用于表彰富士康科技集团热心公益事业的人道精神,以及感谢富士康工会对无偿献血和造血干细胞捐献事业的大力支持。“富士康是家很有爱心的企业。”卢亮对富士康员工、富士康工会都给予了高度评价。负责造血干细胞采集工作的张宏医生也表示,通过这几例捐献造血干细胞的爱心之举,她对富士康的看法已完全改观,“富士康让每位捐献者都没有后顾之忧,这样的爱心文化值得尊敬。”

13:15,在黄敏结束采集近两小时后,熊世勃也终于“收工”。不能翻身地躺了近五个小时后,他终于可以慢慢坐起来。“感觉浑身上下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手臂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世勃说,一场采集下来,他感觉人都“木了”。从12点半便在病房外等候的“生命快递员”——受捐方所在医院负责运送造血干细胞的工作人员给熊世勃带来了患者父亲写的亲笔信。记者从信中了解到,受捐者是一名年仅10岁的广西男孩。出生三个月,他便被查出患有重度地中海贫血,两岁时,孩子的父亲向中华骨髓库申请配型。八年间配型十多例,却无一成功,父母为此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与财力,却每次失望而归。医生介绍,如果没有熊世勃捐献的这175ml造血干细胞,这个孩子将只能靠终生输血和去铁治疗来维持生命。得知患者在接受移植手术后,有机会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熊世勃特别高兴:“以后他就是我兄弟。”

记者了解到,捐献造血干细胞后,熊世勃的身体恢复状况良好,目前已回四川老家休养。12月16日假期结束后,他将按计划返岗上班。返乡之前,这位心有大爱的小伙子还特意在微信朋友圈留下对受捐者的祝福:“希望他能早日康复。”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