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富澜文学社:文字做伴,以梦为马

2016-12-08 16:08:49 来源 : 作者 : 浏览 : 2364
富士康鸿观园区,有一群因文字结缘、热爱文学的年轻人。原本互不相识的他们因共同的爱好和追求走到了一起,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富澜人。


 从2010年6月算起,富澜文学社已成立6年了。6年青春、6年追求,文学社虽几经人事变动,但成员一直稳定在300人以上,人数最多时接近千人。

     多年来,社员们相互扶持、彼此鼓励,在集团内外发表文章数百篇,荣获街道级以上文学奖项十几项,以实际行动诠释了“博采百家之长,弘扬先进文化,加强文学交流,培养创作兴趣,发掘写作新苗”的社团宗旨。


组建社团,扩大影响

 2009年,因写作水平突出,原本在流水线工作的徐小明转调至事业群周边部门,任职文宣专员,负责DHPG(iDPBG事业群前身)记者站的工作。从一线到周边,不仅仅是工作岗位的调整,更大程度上意味着肩负责任的增加。如何扩大记者站的影响、壮大写作队伍,让更多的员工体会到文学之乐、文字之美,共同体验写作路上的酸甜苦辣?从接手记者站的第一天起,徐小明就在思考这些问题。

 “虽然事业群有一批文学爱好者,但比较活跃的就那么几个人,抓紧时间吸收新人是头等大事。”想来想去,徐小明觉得,首先还是要有组织,有组织才有合力,有合力才有活力,有活力才有吸引力。他决定:发动文学爱好者,成立一个文学社。

 “刚开始效果并不理想,主要是方法有问题。”有段时间,徐小明不断地给各部门发送邮件,希望借助这一渠道让员工积极加入文学社。但他的努力并没有实质收获——没有多少人找他报名加入文学社。徐小明逐渐意识到:一线员工没有太多机会用公司邮箱收发邮件,以往的信息可能没有传达给员工。于是,他转变思路,利用员工喜闻乐见的方式展开宣传。制作流动展板、开设写作课程、举办文学赛事、建立QQ群……通过举办一系列别开生面、形式各异的活动,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文学社即将成立,几乎每天都有人通过电话、邮件、书信、入群等各种方式申请加入文学社,总人数突破千人。

 随着成员日益增多,确立组织架构、起草社团规章、拟订活动规划,这些事情摆上了议事日程。经过精心筹划和准备,2010年6月,寓意“富士康观澜”的富澜文学社正式宣告成立。成立大会在园区会议中心隆重举行。时任记者站主管的余镇涛专理莅临活动现场,并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对文学社寄予了发现人才、扶植人才、扩建人才库的殷切期望。社长徐小明,副社长林敏、牛得坡,秘书长尹和亮、谢魁,副秘书长江克线及理事、宣传干事等社团骨干一一接过聘用证书。在热烈的掌声中,十几张热情洋溢的青春面孔上写满了兴奋和激动,他们彼此握手、击掌相庆,一艘承载着梦想的小船就此起航,缓缓驶入浩淼的文学海洋。


搭建舞台,激励作者

 为了激发员工的创作热情、为他们搭建展示一技之长的舞台,富澜文学社广纳稿件,并定期举办改稿会、恳谈会,组织大家相互交流,就每篇作品的不足和缺点提出建议和意见,共同进步、集体提高。修改过后的作品,文学社积极向《鸿桥》、《富士康人》等集团内刊推荐发表。

 随着投稿量的日益增加,社团成员在集团一报一刊上发表的作品也越来越多,但由于版面有限,不少优秀作品没有发表渠道,不免有遗珠之憾。于是,徐小明产生了创办事业群内刊的想法。写策划案、拟联络单、申请费用、请购物品、组稿改稿、排版印刷、张贴规划……诸事繁杂,头绪万千。

 由于各种原因,事业群内刊最终确定为墙报的形式,采用背胶印刷,在事业群各楼层进行粘贴。最初的版面比较单调,主要刊登社员的各类文学作品。但调查发现,大多数员工对刊物的关注度并不高,因为纯文学的东西对普通员工吸引力不大。于是,几经改版后,这份内刊既保留了纯文学版面,也增设了面向普通一线员工的个人靓照展示、娱乐休闲信息、青春驿站、宝宝秀等全新的版块。“这些栏目门槛低、接地气,目的就是力求人人参与、全员分享。”谈及这份名为《文化之窗》的月刊,徐小明流露出一丝兴奋。

 每当制作精美的新一期《文化之窗》出刊后,其丰富的内容、草根的风格、时尚的设计,立即吸引了不少一线员工的目光。大家纷纷驻足欣赏,对这份亲切、体己的墙报“品头论足”,不时发出赞叹声。

 《文化之窗》的推出可谓正逢其时。它拓宽了会员作品的发表渠道,满足了一线员工的精神文化需求。随着刊物日益成熟,其影响力也越来越大。2011年,《文化之窗》电子版同步出版,辐射深圳、郑州、太原三大厂区,受众甚广。

 《文化之窗》在团结社员、发掘人才方面功不可没。它的作者群中不仅有像牛得坡、江克线、尹和亮、李秋彬这样一直坚守阵地的诗文宿将,还有更多如忽金龙、吴清恋、罗景嫄、刘想林这样的文学新人。他们因为作品频频在《文化之窗》亮相,而被越来越多的读者所熟知。为了激励大家的投稿热情、鼓舞士气,每到年末,文学社都会举办隆重的表彰大会。根据投稿数量和质量综合衡量,评选“十大金笔写手”和“优秀文宣专员”,予以物质和精神双重奖励。

 几年来,《文化之窗》已累计出版30多期,共计发表百余名作者的文章近四百篇。有不少人正是通过《文化之窗》走向更为广阔的天地,还有人离职数年后念念不忘这朵静静绽放、默默散发芬芳的文学小花……


主动“出走”,开辟天地

 走出去,才能开辟一块新天地。这是不少社员的心声。

 早在成立之初,富澜文学社就与当时同属观澜街道的官方文学刊物《观澜河》进行对接,并与成立数年、运作成熟的外部社会团体——文澜文学社结盟,积极拓展集团外部空间,帮助大家走得更远。


 借助富澜文学社这个平台,社员们得以和龙华新区、深圳市乃至广东省的名家大咖们交流接触,并积极参加政府和社会团体举办的诸如培训、征文、讲座、读诗会、读书月等各种文学、文化活动。通过这些活动,大家的视野不断拓宽;通过和知名作家面对面的交流、学习,写作水平也有显著提高。

 为了让大家积累创作素材,激发社员的写作灵感,文学社每周末都会组织外出采风活动,每次都有很多人随团出行。凤凰山、羊台山、红树林、园博园、博物馆、中山公园、大鹏古城……深圳的每一处风景名胜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在自由而广阔的天地里,大家畅所欲言、谈诗论文,每个人轮流朗诵自己最近的新作,激情飞扬。

 把社员推出去,把名家请进来。南翔、蒋志武、凌春杰、居一、田晓隐等知名作家都是文学社的座上客,这些声名远扬的前辈与80后90后的“小字辈”亲切交流,他们畅谈自己多年来的文学创作历程与心得、为富士康后辈解疑释惑,并鼓励大家坚持创作、祝福每一个人都能梦想成真。

 忽金龙2014年入职集团,上大学时主修西方文学与比较文学专业,是“科班”出身。南翔教授亲临园区的两次讲座,他都报名听过课。“收获太大啦!南翔老师这样的大腕以前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他的鲁奖作品《老桂家的鱼》我读了好几遍。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很让人激动,我现场提了两个有关写作的问题,都得到了他耐心细致的回答。这是文学社带给社员实实在在的福利。”

 居一的诗歌讲座,让刘想林记忆犹新。“居一老师是位内敛、深沉的诗人,他的诗歌我拜读过不少,一直渴望能当面向他讨教。那次将近两个小时的讲座,居一老师一直很认真很投入。他对诗歌对文学的敬畏令人肃然起敬,让我懂得了一个真正的写作者不仅要有深厚的文字功底,更要有一颗纯洁、善良的心。”

 通过学习、积累、沉淀,社员们的写作水平突飞猛进。社长徐小明先后荣获全国“首先杯”征文大赛散文类三等奖和诗歌类优秀奖,以及广东省作协主办的“我心中的海洋”征文比赛三等奖;何加旭荣获深圳市首届诗歌大赛金奖;江克线、李秋彬连续多次荣获宝安区“企业文化周”征文大赛奖项,其他社员也获得街道及以上级征文奖项十多项……

 在成绩面前,大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社员们都清楚,他们获得的这些奖项含金量还不高,那些发表的文章也难登大雅之堂。真正有梦想的作者,绝不会因小小的荣誉而沉醉不前,一切都要靠作品说话,实力才是最高的奖赏。因此,每当参加完一场文学赛事后,大家聚在一块讨论最多的就是每篇作品的优劣得失,分析自己的不足之处,通过对比、批评和总结,来更好地提升自己。 


默默耕耘,硕果累累

 付出才会有回报,耕耘才会有收获。

 出书,是每个写作者梦寐以求的事情。2012年11月,14位文学社骨干自筹资金、集体出版的《富士康诗人选集》由大众文艺出版社付梓印刷。154个页码、207首诗歌,这本选集字字句句都体现了社员们6年来的不懈坚持和努力付出,同时也是文学社成立两年多来一次集体成果的展示。

 在网络文学的冲击下,纸质出版物的市场已日益萎缩。因为销量惨淡,这本诗集的出版并没有给作者们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诗集作者之一、同时也是文学社宣传委员的赵亚冲谈起这本书时,感慨良多。“其实,我们当初计划出书时已经做好了销量不佳的思想准备。”赵亚冲介绍,无数个夜晚,当别人忙着约会、聚餐、K歌的时候,社员们把自己关在屋里,对着电脑屏幕苦思冥想,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受是别人无法体会的。他们都经历过无数次稿件寄出后如石沉大海的遭遇、体会过初入道的不易;也有过彷徨、失望乃至动摇,好在最后都挺了过来。越来越多的社员明白:与文学相伴,就意味着要和寂寞与孤独为伍;在追逐梦想的路上,注定要风雨兼程。但他们并不后悔走上了文学这条道路,对他们而言,这本书就是对无悔青春的追忆,也是给自己的一个交代。诗集的出版,给了文学社几百名成员在这条艰辛而幸福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的决心和勇气!

 当大家还沉浸在诗集出版的喜悦和兴奋中时,一个更令人振奋的喜讯传来:青年诗人、《邵阳诗人》主编艾华林策划的《深圳80后诗歌档案》选编了富澜文学社徐小明、尹和亮、何加旭、谢魁、杨兵强、赵亚冲、逢春、林敏、覃江维、任盼盼10位社员的作品,樊子、子建等诗人欣然为诗集作序、题记和评论,并特别对朝气蓬勃的富士康作者给予了热情洋溢的赞赏和推荐,称赞他们是深圳这片热土上让人充满期待的群体,他们的迅速成长已成了年轻一代自学成才的标杆,他们靠作品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才气。

 面对这些赞誉,社员们并没有“膨胀”。他们明白,前辈的夸奖是出于对新人的爱护和鼓励。和那些文学大家相比,他们那些稚嫩的文字在更大程度上是自娱自乐。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和一些优秀的作家、诗人接触后,社员们更加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艺海无涯苦作舟,在通往成功的路上,他们知道自己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要做的还有很多。


广交朋友,以梦为马

 在深圳市宝安区“企业文化周”企业员工美术、书法、征文、手机摄影比赛中,富澜文学社广泛宣传,社员积极参与,大家集体发力,每次投稿数量都超过上百篇,有力地支持了赛事的成功举办。每次比赛,都有不少社员荣获征文类各种奖项。由于组织有力、成效显著,文学社连续两年荣获“优秀组织奖”荣誉。


 2014年,龙华草根文学学会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挂牌成立。由于草根学会在筹备期间和富澜文学社有着长期而良好的合作,成立大会决定在富士康鸿观园区IE学院举办。当天,龙华新区相关领导、时任园区最高主管王建贺副总(现为总经理)和著名作家、龙华草根文学学会会长唐兴林均莅临现场,并分别发表讲话。新区领导宣布草根文学学会正式挂牌成立,王建贺对学会成立表示祝贺,并表示希望富澜文学社加强与学会的交流合作。唐兴林会长对富澜文学社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帮助表示感谢,并聘请富澜文学社为副会长单位、社长徐小明担任草根文学学会副会长职务。

 2014年,社员李秋彬收到深圳市作家协会的通知:他被正式吸收为该会会员。至此,富澜文学社共有十几名区(县)级作协会员,3名深圳市作协会员。

 谈到目前文学社面临的问题,骨干成员尹和亮坦言,人才流失是文学社发展的最大障碍。现在,文学社骨干已分散到天南海北,每天都有成员退社。而能够长期坚持业余创作的,只有十几人。文学越来越被边缘化、越来越小众化,政府和各类机构名目繁多的激励又难以惠及基层写作者,这在很大程度上挫伤了大家的创作热情。尹和亮认为,唯有加强与社会团体和政府的合作与配合,凝聚集体力量、发挥团队优势,文学社的“朋友圈”才能越来越广,道路才能越走越宽。

 经过努力,富澜文学社已小有收获:通过组稿推介的方式,在外界刊物发表社员作品近百篇;宝安区《打工文学周刊》数次集中刊发社团组稿推荐作品,并对李秋彬以专栏形式大力推介;《深圳晚报》一次性刊发社员诗歌作品6篇……

 当然,社员们也认识到,这样的成绩远远不够,和真正的作家、诗人们相比,他们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这些成绩不过是“小打小闹”。下一步,富澜文学社会加大宣传力度,拓宽发展和吸收新会员的渠道,面向社会和文艺团体广结朋友,努力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支“梦之队”,携手共进,走得更稳更远。

 人生没有彩排,梦想永不晚点。这句话,更多的人只是挂在嘴上,而富澜文学社一直走在行动的路上。这支朝气蓬勃的团队、这群以梦为马的年轻人,一直在努力地向梦想的彼岸靠近。“有梦想谁都了不起”,让我们由衷地祝福他们,祝福他们在文学这条道路上乘风破浪、一往无前;让我们满怀期待,期待他们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作品和惊喜……


扫二维码加富士康招聘网微信公众平台
富士康招聘网微信二维码